人生在世

强迫症患者
说实话是站互攻的,觉得只要是那个人,攻或受都没有问题的(除了那些攻受太明显的)
All叶起手,偶尔周叶修伞
其实本命是苏沐秋( ̄. ̄)

复分解反应1/5

-

 

阳光明媚,清风拂面,是个适合睡觉的好天气。

就在这个好天气里,我遇见了你。

和你的小弟。

叶修看着自己旁边叫嚣着的孙翔,打了个哈欠。

出门之前孙翔已经跟他说过流程了,就是两边领头人发言,然后小弟们互轰嘴炮,最多站上几个小时,应该不会打起来。

他又眯了眯眼睛,心想,这样一个好天气就这样一直站在这里真是浪费,

然后就听到身边的孙翔大吼一声:“那又怎么样,这次我们也带来了我们学校的第一名!”

然后他就被人推了一把,踉跄了两步,勉强站到了对手面前。

叶修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今天早上他答应这伙人时,张佳乐用一种十分同情的眼神看着他。

壁空和狮翼是天宿两所数一数二的高校,壁空一直霸占着天宿第一中学的宝座不放,狮翼作为第二名自然是不肯的。

于是两所学校之间就这样一直摩擦不断,到了近几年尤其明显,叶修虽然从来不过问这些事,却知道,狮翼每回把自家第一名请过来往那儿一杵,壁空最多也就打成平手。

但是叶修当时也是打赌输了,所以才不得已答应出来帮忙,本来天真的以为就是搁哪儿杵几个小时的事,最多浪费一个下午的睡觉时间(天真的相信了某些不该相信的人)没想到现在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。

还没等叶修叹息完呢,对面先反应过来了,从对面黑压压的一大群人里边儿走出来一个高个子,身材修长完美,干净利落的短发,漆黑的眼眸,高挺的鼻梁,殷红的唇瓣,这样一张近乎完美的脸庞一出场便令在场女生花容失色,将所有人变成了陪衬。

这位估计便是狮翼的第一名了,叶修虽然不怎么在乎容貌,但一直对自己的长相很有信心,如今见到这一位,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,可惜了这一张俊脸,搞不好今天要毁容了。

两位第一名就这么面对面的站着,身后是他们学校所各自代表的学生,也就是他们的小弟,他们仿佛是这两所学校的化身,身上各自凝聚了这两所学校的荣耀。

成败,在此一举!

双方就这么僵持着,谁也不敢轻举妄动,场面如死一般沉寂空气胶着着,气温仿佛降到了零度以下,大战,一触即发!

就在这关键时刻。

叶修动了。

他本来也没想动的,只是搁哪儿站的有点久了,腿有点发麻,想转身问问孙翔是不是还需要继续站着,他可不可以先回去补觉。

可周泽楷不这么想,对于他来说,这就是挑衅的信号。叶修动了,他要发动攻击了!这是在场所有人的想法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叶修身上,气氛越发凝重了。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为自家第一名加油。

周泽楷这一动可着实惊到了叶修,他本来是侧过身子准备去和孙翔对话的,现在马上调整过来,正面对着冲过来的周泽楷。

周泽楷默默从袖子里掏出来一直匕首,这是他最擅长,也是现在唯一带在身上的兵器,同样的,叶修也是,他自然不会错过对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,所以在周泽楷摸出匕首的时候,他同样也亮出了自己的武器,也是一把匕首。

两人距离本来就不远,叶修刚刚拿出匕首的时候,周泽楷到了,挥舞着匕首朝他劈下,他同样抵着匕首,正面承受这一击。

兵刃相接,强者为胜,现在就是比较谁的力量更大的时候。

叶修在这一回合落了下风,他刀锋一转,四两拨千斤地推开周泽楷的力气,灵活的向一边逃窜,对他来说,相比与力量,灵活度和持久的耐力才是他更为擅长的,所以他暂时放弃了这使用蛮力的一回合,转而向一旁退去,准备跟这小子来一场旷日持久的“猫捉老鼠”的游戏。

周泽楷感受到叶修的推力,向旁边踉跄了一下,刚才它是将自身全部重量都压了上去,现在见叶修向旁窜去,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补刀的好机会,连忙旋身追去,三步并作两步的就跨到了叶修身边,挥刀刺去。

速度一直都是叶修的强项之一,只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跑得比自己还快。叶修难免有些吃惊,但是身体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,一个侧身避开了这一击。

周泽楷见这一击不中,就改刀劈去,叶修再次选择避开,不过在避开之前,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小记号——在他手臂上刺了一刀。

但,就是因为这个动作,他最终还是慢了一秒。

周泽楷抓住他的脚踝向后一拖,他被整个拖了回来。

他也不急,一脚踹在对方手腕上,对方立刻疼的松了手。

就在他以为计划得逞,可以再次展开游戏的时候,一只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他一抬头,便落入了一双明亮的眸子中,那人轻启朱唇,道:“你,输了。”

叶修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,还没缓过来,他竟然输了?!

原来,刚才叶修踢中周泽楷的时候,周泽楷故意放的手,让他以为自己疼的放了手,但其实他另一只手早就准备在一边,就等着对方防御松懈的那一瞬。

狮翼可不管这些,这么多年了终于......终于!!!

他们雀跃着,欢呼着,呐喊着,狂笑着。

然而这一切都与壁空无关。

更与叶修无关。

他甚至都忘了自己那天是怎么走回宿舍的。

他输了?呵!这怎么可能呢?不存在的!

 

--

 

早晨5:00闹钟响了

叶修翻了几个身,最后还是揉揉眼睛,起身关掉远在客厅的闹钟,然后一边打着哈欠走向梳妆台一边盘算着今天用哪几节课来补觉好。

一番精心打扮后,叶修帅帅气气的出门了。

除了路上再没几个人跟他打招呼以外,这似乎很平常没什么区别。

他当然不会忘了昨天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会忘了昨天的事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,他只是不愿意去想。这一切对他来说太不切实际,就像有人说今天是宇宙末日一样,怎么可能呢。所以他本能的将这件事藏在了脑海深处,变成了一个像梦一样模糊不清的事,如果没人跟他提起的话,这层泡泡壁是不会破的。

如果没什么人跟他提起的话!!!

话是这么说的啊!!!可为什么他一进门就看到那小子坐在里面啊!!!

不,这不科学,那小子不是狮翼的人么,他一定是看错了,对,看错了,再来一遍。

于是叶修退到门后,坚定地看了一眼那个写着十年级的门牌,然后深吸一口气,再次跨了进去。

他再一次看到了那个令他抓狂的背影!

这次不是看错了啊!是真的啊!那小子怎么会来这!他不是狮翼的人吗!他抢完了壁空的第一后又来抢我的第一吗!不——!

就在叶修“仰天长啸”的时候,张-全校第二-佳-叶修好友-乐看到了他,并用(在叶修看来)极其洪亮的声音喊了一句:“叶修,这边!”

全班听到这个声音基本上都转过头来看他,叶修低下头,避开那些夹杂着怨恨与嘲笑意味的目光,向张小花那边走去。

一在他旁边坐下,叶修就整个人摊到了桌子上。

张佳乐戳戳他,目光闪过前方不远处的周泽楷,轻声问道:“喂,你俩这是啥情况?”

叶修没好气道:“你问我?我还想问你呢,这小子怎么在我们学校?”

张佳乐看向周泽楷:“听说是转校了,哎,你真不知道?我还指望从你这儿获得点最新情报呢。”

叶修把脸埋到手臂里,声音闷闷的道:“我真不知道,唉,不说了,我先补会儿觉,一会儿老班来了叫我起来。”

下午3:00

叶修除了中午醒过来一次吃了点东西之外,一直睡到现在。

张佳乐推了推叶修:“哎,醒醒,这节室外课。”

“啊?”依旧是闷闷地声音,叶修应了一声,慢慢抬起头,揉了揉眼睛,他才刚睡醒,大脑还在当机重启中,头发也是乱糟糟的,眼神处于迷离状态。

“你怎么那么喜欢睡觉啊?”张佳乐把手放在他头上,趁机摸了一把。嗯,手感不错。

然后一把拉起还没反应的叶修就往外面跑。

结果刚出门就看见了等在外面的周泽楷,周泽楷淡淡的扫了一眼张佳乐抓着叶修的手。

张佳乐吓得赶紧松了手,有种被捉奸的感觉是什么鬼。

周泽楷又淡淡的瞟了他一眼,眼中的不友善显而易见,慢慢转过身去,朝活动室的方向走去。

张佳乐转头看向叶修,这货眯着眼睛扒拉了两下头发,大脑刚刚开机,正在输入记忆,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张佳乐叹了口气,这小子,杠上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啊,看来以后得保持距离了。

慢慢的,快要走到活动室的时候叶修的大脑才全部开机完毕,开始正常运行。

走进教室,才知道除了他们俩其他人都到了,也就是说,大家一直等他们等到现在。

班主任瞪了他们一眼,他们灰溜溜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。

“喂,你们俩在搞什么飞机?”叶修刚回到位子上,旁边的黄少天撞了撞他。

“啊?”叶修茫然脸。

“哇,居然还不承认,每回室外课都是你们俩最后到,肯定是你们留在教室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。我跟你说啊,刚刚老师让……”黄少天开始罗列证据

“停停停!我不想听。”叶修连忙抬手打断,这个时候如果不制止的话,这货估计能逼逼叨叨一整节课!

然而他一抬头,看见班主任又瞪了他一眼,清了清嗓子说:“刚才的讲解大家应该听的都很清楚了,下面开始一对一实战训练,两人一组,大家先找到队友吧。”

黄少天听到这话很是激动,又捅了捅叶修,说:“这可是你的好机会啊,去吧!叶(不)修。”说着就把他往张佳乐那边一推。

谁知道张佳乐看到他往这边来,立马避开他,向黄少天冲过去,抓着他的手,眼神真诚的道:“黄烦烦,我们俩一组吧!”

黄少天:“……(我靠张佳乐你什么意思啊你,你负心汉啊,我可不想绿老叶)”

叶修:“……(黄少天你个mmp,老子都还一句话都没说呢,你瞎推个什么啊推)”

待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,大家都已经组好了队。叶修盘算了一下,他们班一直都是单数来着,所以每次室外课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人落单,不如正好趁这次机会补个觉?

等等,一直?

叶修猛地回头,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人影,正好落入一双烟灰色的眼睛里,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,泪水瞬间夺眶而出,仿佛等了很久很久一样,终于,终于……

终于让我遇见你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*新人小学生文笔,见笑

*不好意思啊,真的很想写出益达大大笔下那种轮回百世,有你守候的感觉,但是文笔烂啊。

*本文契子设定

评论

热度(7)